为师之悟/李本华[2009.03]

    近日读书,看到几则宗教故事,掩卷沉思,作为教师的我感悟颇深。


快乐的兰花


    唐代著名的慧宗禅师常为弘法讲经而云游各地。有一回,他临行前吩咐弟子看护好寺院的数十盆兰花。弟子们深知禅师酷爱兰花,因此侍弄兰花非常殷勤。但一天深夜狂风大作,暴雨如注,偏偏弟子们由于一时疏忽,当晚将兰花遗忘在户外。第二天清晨,弟子们望着眼前倾倒的花架、破碎的花盆后悔不迭。几天后,慧宗禅师返回寺院,众弟子忐忑不安地上前迎候,准备领受责罚。得知原委,慧宗禅师泰然自若,他宽慰弟子们说:“当初,我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。”弟子们听后如醍醐灌顶,顿时大彻大悟……


    记得初次读到这句话时,我也是怦然心动,眼前顿觉柳暗花明、豁然开朗。当“孩子王”已经30多年的我,现在回想起来,其间,令人生气的日子似乎太多了,教学成绩不好时要生气,学生犯了错误时要生气,同事误解时要生气,职称没评上时要生气,甚至心情不好时也要生气……生自己的气,也生别人的气。正因如此,错过了多少快乐和幸福! 所以以后,大可用兰花的启示来为自己宽心:


    我不是为了生气而走进课堂的;我不是为了生气而工作的;我又何尝是为了生气而生活的……从此,我们将那棵快乐的兰花栽种于心田,拥有了兰花蕙质,我们的心境一定会盈满幸福与快乐、宁静与安详。


请送学生“一轮明月”


    一位在山中茅屋里修行的老禅师月夜散步归来,发现一个小偷在他的茅屋里偷东西。老禅师知道小偷在屋里不会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,便从容走进屋里,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惊魂未定的小偷身上,并平静地说道:“你走老远的山路来探望我,总不能让你空手而回呀!”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小偷的背影,老禅师感慨地说:“但愿我能送他一轮明月,照亮他在夜晚的前程。”第二天早上,老禅师一睁开眼睛,发现那件披在小偷身上的大衣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门口。老禅师高兴极了:“我终于送了一轮明月!”


    我不禁被老禅师那博大、宽容的慈善之心深深折服。由此,我想到了教育。“教育成功的秘诀在于尊重学生。”(爱默生语)教育的职责是培养和塑造,而不是制裁和打击。教师宽容学生就可以给学生更多的发展空间,使其走上成功的道路。反之,一句讽刺、挖苦、辱骂、斥责的话,也许会导致学生意志消沉,甚至会毁掉其一生。教师只有对学生多一份宽容和理解,多一份尊重和勉励,才能不辱教书育人的使命,也才能杜绝诸如打骂学生、歧视差生,甚至罚学生下跪、吃苍蝇、打耳光、挂牌游班、往学生脸上刻“贼”字等恶性事件的发生。对教师而言,宽容是一种境界,是一种艺术,更是一种智慧。


千言万语其实一句话:请送学生“一轮明月”。


山不过来,我就过去


    有一天,先知带着他的40个门徒,在山谷里讲道。先知说:“只要有信心,就没有实现不了的计划。”一位门徒说:“你有信心,你能让山过来,让我们站在山顶上吗?”先知充满信心地把头一点,大声唤道:“山,过来。”门徒们都聚精会神地望着那座山,在等待。过了一会儿,先知说:“山不过来,我们就过去吧!”他们开始爬山,经过努力,站在了山顶上。


    几十年的教学生涯告诉我,时代在发展,环境在变化,知识在更新,教育对象不同了,如果教师“以不变应万变”,仍旧用老观点、老知识、老方法去教育学生,这样不但“唤”不来“山”,而且还会“头撞南墙”。


    有人说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,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。如果学生不喜欢自己,是因为自己还不够让学生喜欢;如果无法说服学生,是因为自己还不具备足够的说服能力;如果课堂上学生听不懂,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找到让学生听懂的方法。


    “移山大法”启示我们:要想事情改变,首先得改变自己。只有改变自己,才能最终改变学生;只有改变自己,才可以最终改变教育。


不要在冬天里砍倒一棵树


    有一年冬天,在雪山修行的释迦牟尼佛需要一些柴禾,他找到了一棵枯枝败叶的死树,然后就把它锯倒了。到了春天,令他惊愕的是,树干周围满是绽放的新芽。对此,他不无感叹地说:“我原以为它肯定死了,现在我却看到主根处这棵树依然有着生命的活力。”于是他叮嘱佛徒:“别忘了这个教训,不要在冬天里砍倒一棵树,不要在情况不明时作出消极的结论。”


    由此,我想起了在以前所教的学生中,有几名很不起眼的学生,其中,有的基础知识差,有的行为习惯差,有的不会学、不想学,还有一名外号叫“木头”的学生,他们如同“枯枝”一样。几位任课老师没有放弃他们,而是与他们交朋友、谈心,为他们补习功课,培养他们学会学习、学会做人、学会生活。经过几年适时的教育和关爱,他们有了出息,成了国家的有用之才。


    冬天的树,需要人呵护和培养;生命旅途,需要人引路和搀扶。作为一名教师,请不要轻易否定学生。相信,只要你有一颗“爱心”,用“爱”润物,物会感化;用“爱”育人,人会感动;有爱的奉献,就会有好的收获。


    冬天的树,谁能说不会在春天里焕发出勃勃生机呢?


机智的台阶


    一位老禅师傍晚在禅院里散步,忽见墙角下有堆垒起的石头,他一看就知道这是徒弟违反寺规跳出寺院玩乐去了。正在这时,老禅师听到墙外有脚步声,知道是徒弟回来了,于是他躬下身体,趴在石头上,让翻墙的徒弟踩着他的背下了墙头。这徒弟低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踩着的是师傅的脊背,顿时惊慌失措,张口结舌。但出乎徒弟意料的是,师傅并没有厉声责备他,只是拍着他的肩膀平静地说:“时间不早了,快回去吧!”


    在面临尴尬前,老禅师宽容大度的教育机智令人叫绝。同时,我们也对老禅师巧妙设置台阶以唤醒徒弟的做法而深感钦佩。


    作为教师的我们不也应该给犯错误的学生一个台阶吗?人总是爱面子的,教师的冷漠无情就像一把刀子,它会伤害学生的尊严,让学生那稚嫩的生命疼痛甚至流血。所以,我们教师面对犯错误的学生,不要用粗暴与野蛮的态度急于去批判、惩处,而应该像老禅师一样,用爱心与智慧给学生一个走出错误与尴尬的台阶,用我们的满腔热情去感化他们,唤起他们的内心共鸣,燃起他们走向新岸的希望。给学生一个机智的台阶,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不仅能化解矛盾,让学生走出尴尬,也可使学生认识水平和精神境界得到提高。


一粒米,一亩田


    这是一个关于台湾著名的伪山灵佑禅师的故事。有一次他的弟子石霜楚圆正在筛米,被灵佑看见了,说:“这是施主的东西,不要抛撒了。”“我并没有抛撒了。”石霜回答。灵佑在地上捡起一粒米,说:“你说没有抛撒,那,这个是什么?”石霜无言以对。“你不要小看了这一粒米,百千粒米都是从这一粒生出来的。”


    教育其实与筛米无异:对一粒米的轻视,可能生出对千百粒米的抛撒;对一粒米的珍惜,可以开展一亩福田。反观现实,我们会发现,每天都有调皮学生在“筛米教育”思维中,因为“微有瑕疵”,没有赶上“发芽周期”,在他们仍有发芽机会,有转化可能的时候,被残忍地淘汰出了营养池,被认定为“次品”和“劣质品”。

    “人皆可以成尧舜”,每个学生的潜能都是无穷尽的,包括差生,只是有的学生得到了较好的环境激发,能够早慧,而有的孩子开化较晚。这时候,他们需要的不是冷眼、歧视,而是爱的滋润和激励的阳光,只有为他们这种“成为尧舜”提供了优良的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,受到“期待圈点”后,他们也能成才。

最是书香能致远[2008.11]

最是书香能致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祖庆


 1


 


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


也没有一匹骏马能像


一页跳跃着的诗行那样


——把人带往远方


 


这条路最穷的人也能走


不必为通行税伤神


这是何等节俭的


——承载着人的灵魂


 


记不得狄金森的这首小诗是何时进入我的生命的。但是对于读书对改变生命的体认,随着岁月的流逝,无疑是越来越真切了。我曾对学校的老师们说:“饱读诗书不一定能成为优秀的语老师,但要想成为优秀的语老师,非多读书不可!”。


我的童年是与好书基本绝缘的。读小学、初中那阵子,我所读的唯一课外书,就是连环画。考上师范后,压根儿没有什么阅读计划,读文学名著是我的唯一嗜好。走上工作岗位不久,《名作欣赏》杂志进入了我的阅读视野,我一开始就对她爱不释手,至今是我一直深爱的阅读欣赏类杂志。因为当时,对于像我这样很少听到、看到名师讲学的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。一路读下来,潜移默化地提高了我阅读和欣赏的品位和水平,我也会试着从时代背景、思想内容、表现形式、风格特色等几方面去品味、咀嚼、揣摩所读的文章。渐渐地,我走上了阅读欣赏的快车道,“葡京开户课本到了手里也仿佛像识字课本那样简单了”(苏霍姆林斯基)。尤其近几年,“文本细读”这一理论进入了葡京开户界,大家对于如何进行文本细读进行了比较多的阐释。事实上,我长期订阅的《名作欣赏》,里边的每一篇文章,就是高品位的文本细读。享受高水平的文本细读,如品香茗,回味无穷。它们,对我的葡京开户教学,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
大约1995年暑假,聆听了华东师大叶澜教授的演讲,我被她丰富的学识和澎湃的激情所感染,教授鼓励年轻教师要多看书,打好人文的底蕴。听了她的报告,我一下子觉得自己特别渺小,遂暗下决心要研读更多的文学名著。   


于是我先从古典名著入手,尤其是《红楼梦》我读了多遍,每看一次总有收获。记得有一年刮台风的时候,我正躲在家里读《红楼梦》。正当我读得入神之时,突然断了电,我就点上蜡烛继续读。真的,那时的我确实读书读得痴迷了。
   
后来我的兴趣逐渐转移到了外国文学。我读莎士比亚,读荷马,读大仲马,也读小仲马。他们的小说、诗歌让我深深着迷。后来,我喜欢上了俄国的陀斯妥耶夫斯基。我找来了他的所有小说:《罪与罚》、《白痴》、《群魔》、《被侮辱与被损害的》、《卡拉玛左夫兄弟》、《死屋手记》,整整花了一年的业余时间钻研他,越读越痴迷。我至今以为《卡拉玛左夫兄弟》是世界上最壮丽的小说。法国的普鲁斯特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,我甚至以为,倘若你没有读过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你就没有资格说,你读过世界上最细腻最美丽的文字。将近200万字的煌煌巨著,不但不会让你觉得冗长,反而会让你深深沉醉。


最近几年,我喜欢读散文,周作人、梁实秋、余光中、汪曾琪、张承志、史铁生和李国文的读得比较多。我以为,一个语老师不读文学书,是教不好葡京开户的。文学书中并没有葡京开户教材教法,但是文学的功底,恰恰是一个语老师最需要的精神之“钙”。“文学即人生,人生即文学,作家与作品融而为一”(钱穆)。读文学,就是读人生。读大量优秀的文学书,就是在与优秀的人对话。久之,我们的精神生命会臻于新的境界。《思考中医》一书中有这样的话,“开方就是开时间,比如你的身体是一个冬天气候,我借用夏天的药,在你身内制造一个小范围的夏天,你的病就痊愈了。”文学是什么?文学就是帮助一个人在自己的心里制造一个美丽的精神世界。你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精神世界,你便拥有了美丽的人生。一个老师,只有自己拥有了美丽,才会带着学生“用葡京开户的眼睛去认识人生和世界万物的美丽”。再者,文学相比于其它艺术,有其独特之美。其它艺术都是直观的,而文字晶莹剔透,蕴藉深远,可以承载思想,跨越时空,实现人与万物乃至历史的交流。文字是一种大美。“大美无言”,这种美,也是葡京开户的本质。读文学作品,是一个老师培养自身美感和向学生传递美感的重要途径。文学,葡京开户之美的使者!


读得最多的当然要算教育书籍了。苏霍姆林斯基的《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》我读了不下五、六遍了,那集教育学、心理学、教学法于一身的充满智慧的书,每读一遍总有新的感悟,真是百读不厌!此外《教育漫话》、《爱弥尔》、《学校无分数三部曲》、《后现代主义课程观》《静悄悄的革命》、《人的教育》、《童年的秘密》等名著相继进入了我的视野,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着、吸收着。


国内的教育理论,我也认真地研读。从孔子的《论语》到朱子的论著,从陶行知的平民教育到叶圣陶的葡京开户教学,我都有所涉猎。徜徉在教育的书海里,我时而迷惘、时而沉思、时而豁然。和大师对话,吃精神大餐,使我这先天不足者,通过后天勤奋,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功底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
我读书,有这样三条经验。


第一是跟着感觉走。记得著名经济学教授汪丁丁先生在《忙碌时代的阅读人生》讲座中提到: 读书有三种姿态:第一,跟着潮流读排行榜上的书——这是最无效的阅读, 把宝贵的阅读时间,花在速朽的书籍上,这无异于浪费生命;第二,参考权威、大师的推荐书目,读经过了实践检验的经典之作,这是最为有效的阅读姿态;第三,超越权威,采用怀疑一切解构一切的读书态度,这种读书,真正成大气候的很少。”在教授看来,第二种读书是最为有效的。于我个人而言,这也要一分为二地看。有些时候,权威、大师推荐的书目,你不一定读得进去,它还没有进入你的生命,你读起来就一点感觉也没有。这个时候,我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。我毅然地放下这本书,因为它暂时与我无缘;我在等待它,它也需要等待我。读当下能够引起共鸣的书,读能够进入生命的书,让读书这件事情变得好玩,而不是痛苦,这是我阅读的第一条基本经验。


第二条是鲸吞与反刍。读书有时候需要囫囵吞枣,有时候需要静心思索。对于一个需要深入研究与了解的作者,我一般都先广泛涉猎,将这个作者的大部分著作找来,浏览一遍,对他有一个鸟瞰式的认识。之后,再细细地读自己认为需要深读的书或章节,有时候甚至拿起笔来写读后感——只有通过写读后感,你才会逼着自己深入地思考。朱光潜先生说“读书并不在多,最重要的是选得精,读得彻底,与其读十部无关轻重的书,不如以读十部书的时间和精力去读一部真正值得读的书。”我信其言。有一阵子,我非常喜欢读汪曾祺,我便找来他的小说、散文以及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来读。读了一个多月吧,便选择他的几篇经典的小说(比如《受戒》、《异秉》等)来研究。我翻出订阅的《名作欣赏》,找到相关的汪曾祺的评论,到图书馆去借阅相关评论书籍,从多个角度欣赏汪曾祺的作品。这样深入阅读,汪曾祺的文字便深深地烙进了自己的生命。在我的电脑里,保存着几篇读汪曾祺时所敲下的零碎文字。


第三条是神游——编码——提取。袁袤翔先生曾经把“神游——神交——神合”当作阅读的“三境”。他说:“神游:阅读是一种足不出户的旅游,是一种精神上的览胜。或许是古朴的园林榭吧,小桥流水,曲径通幽;或许是茫茫的大漠孤烟,晃在天际的驼影,兀立夕阳中的遗城;或许是南亚的海湾,榴梿让你畏怯,椰风让你沉醉……读到感叹之处,你会情不自禁地折页、划线、批注,就像游客在胜境之处留下‘到此一游’。 神交:‘神游’仅是阅读的浅层,‘神交’则是阅读的另一番境界。这是精神和精神的对话,你的精神和作者的精神就像两个忘年的好友,一见如故,无拘无束,陶然沉醉,乐而忘返。 神合:神交的累积和升华,可能会让你达到‘神合’的境界。如果‘神交’还是‘你和他’的话,‘神合’就会变成‘你就是他’了。如果是这样,你就在不知不觉中臻于阅读的至境。”我的阅读难以达到先生所说的“三重境界”,尤其是后两重境界,是不能轻易能抵达的,但我可以先抵达第一境界。每每遇到一本令我怦然心动的书,我便会忘情地走进它。读到悠然心会处,停下来,“折页、划线、批注”,有时候,甚至旁若无人地大声朗读,常惹妻子“嘲讽”。在我家的藏书中,凡是“神游”过的书,都被我画了个面目全非。


先生说的“神交”、“神合”,我将之改造为“编码”、“提取”。何为“编码”?就我的理解,就是读书的时候,将一本书读薄,留下10来个关键词句,然后对这10来个关键词句进行深入的思考、阐释之后,将之编入记忆仓库,也编入精神世界。如此,这些关键词句,就成为自己生命的血肉。如果说教书是一种倾吐,那么读书则是一种吸收。如果一个老师只管倾吐而不管吸收,那么很快地,他便会干涸。当然,不一定博览群书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老师。“读书”与“教书”之间,有一个“输入”——“转换”——“输出”的过程。因此,对知识的条理化,将教育理论转换成实践智慧,就是提升教育教学实践能力的奥秘所在。“编码”在“转换”的过程中,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而“提取”则是一种迁移。就是进入精神世界的这些养分,它们终有一天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,被我们所激活,它们会不邀而至,这样,曾经读过的书便“复活”了!


“神游”——“编码”――“提取”,这是我的“读书三重境界”。

我的辩证读书方略[2008.10]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名特级教师 刘云生


 


《大学》开宗明义指出,“大学之道,在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怎样读书才能达到“至善”的境界呢?我的体会是:读书也要讲究辨证法,努力处理好读书中的各种关系。


第一,处理好点与面的关系。


关于教育的理论与做法,浩若烟海,据资料,全球每天出版教育理论方面的书上万种,其知识的总量每年将翻一番。面对这样的知识海洋,每个研究者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助。但办法总还是有的,那就是采取点面结合的办法来学习,“从一滴水里看大海”。具体地说,先从浩瀚的教育书卷中选取几种最著名、最基本的理论来读一读,这些理论要具有涵盖性,即至少包括学习论、教学论、课程论和大教育论等多个方面,这些理论也要具有代表性,如关于学习理论,我们可以了解这样一些理论:早期刺激——反应学习理论、格思里邻近学习理论、赫尔驱力还原学习理论、斯金纳操作学习理论、认知学习理论、建构主义学习理论、信息加工学习理论、累积学习理论、社会学习理论、人本主义学习理论、习性学习理论等等。然后在全面铺垫的基础上确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“点”,如我先后确立了“汉葡京开户的特点与葡京开户教学”、“学习与教育最优化理论”和“发展性教育理论”等阅读重点,按这些兴趣点索取相关的书籍、报刊来阅读,一边读一边进行整理,一边提出自己的见解,形成相应的“意义网站”。当这样的“意义网站”多起来之后,我便把它们链结起来,形成自己的教育理论知识网络,以后的学习便是在这个网络中不断的解构和建构。所谓解构,就是对过去已有的但已不适应新的形势的教育理论进行消解,或注销,或改造。而解构总是与建构相伴而随的,在解构旧理论的同时,必然需要进行新理论的建构,如当我对人的发展理论研究越来越深入后,我对赞可夫一般发展性教学理论进行了改造,形成了自己的可持续性发展教学理论,并发表了《为促进学生可持续发展而教》、《可持续性发展教学理论与实践》等论文。


第二,处理好源与流的关系。


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它的“源”和“流”,只有真正弄清了它的“源”与“流”,才算对该事物有较为深刻的认识。研究教育也是如此。当某种教育理论、教育现像和教育话语等出现时,深入的研究方法便是探“源”溯“流”。如我在研究信息时代的“新课堂”时,首先查“课堂”的词源,弄清“课堂”这个词产生于哪个时代,在当时有什么意义,当时都有哪些典型论述;接着翻阅历代、特别是当今关于“课堂”的主要著作,勾勒出“课堂”发展的历史脉络,把握当代课堂研究的进展情况;最后才思考“新课堂”的问题。


我坚决反对被肢离破碎的教育理论信息所淹没,甚至制造教育理论的“垃圾”。阅读时,重在三个方面下功夫:一是在教育理论的源头上找些著作来读,如苏格拉底、孔子的作品;二是读教育原著,不读那些经三流学者由此演绎出来的“大作”,要了解儿童中心论,就直接读杜威的《民主主义与教育》,要了解爱的教育就直接读《爱弥儿》,因为这些作品是经过历史检验了的,从大浪中淘出来的晶亮的“沙子”;三是读一些反映教育发展动向的综论。


第三,处理好同与异的关系。


走进书库,走进网络,我常常为教育理论之浩瀚而赞叹,但有时又难免会感到雷同,相似之作一大片。因此,我在学习时,注重同中选优,找具有代表性和有品味的书来读,力图不被哪些同质信息耗费了青春和生命,如关于教学原理,高校至少出了几百种,选一二种好版本来读就行了,其余则勿需关注。此其一。其二,我还注重同中求异,在论述同一个问题的见解中找到它们的区别,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它,形成比较深刻的自我认识。譬如,关于认知学习的理论,勒温强调“认知场”,布鲁纳强调“认知结构”,奥苏贝尔强调“认知同化”,我会仔细辨析。其三,我注重异中求同,在看似迥然不同处看到共同之点。如关于终身学习,一般的认识,它是一个有“长度”的概念,即着眼于人的一生的学习,而有人提出它也是一个有“宽度”的概念,“除关注一个人的一生外,还要注意各种教育因素和各种教育形式,即宽度的理解”。二者虽迥异,但也有共同点,那就是对人的可持续发展的关注。


第四,处理好远与近的关系。


这里所说的“远”与“近”,是从教育理论、实践的关系来说的,比如,文章学与佛学相比较,文章学离教育“近”,而佛学离教育“远”。面对这些“他山之石”,我也十分关注,绝不研究教育只读教育方面的书,听教育方面的话,写教育方面的文,因为这样未免太狭隘了,其研究的思路必然受限制,久而久之,其研究的源泉必然枯竭。有意识地读一些与教育较“近”的书籍是必要的,如哲学、文化学、语言学等方面的著作,它将为我们拓展认识的空间。我在研究教育中的“最优化”问题时,就深有体会,我读了不少经济学、数学和现代学等书籍中关于最优化的论述,为我研究教育问题找到了新的思路,其论文《论教育视界中的“最优化”》已在《外国教育研究》上发表。我平时除写教育论文外,偶尔也写写散文、小小说和诗歌等,不仅可以丰富自己的生活,也对研究教育大有裨益。偶尔也读一些离教育非常“远”的书籍,如从佛学的“禅喻”,易经中的“天人合一”等中去发现教育意义。因为有时甚至会出现,看似离得非常“远”的知识却引发了教育理论新的“增长”,正如顾城的朦胧诗《远和近》所说的那样:“你/一会看我/一会看云/我觉得/你看我时很远/我看云时很近”。如今在教育中流行的“平等对话”、“求同存异”不是从外交辞令中来的吗?


第五,处理好信与疑的关系。


学习教育理论的过程实际上是与专家、学者对话的过程。既然对话,就是平等的交流。因此,我既注重从其中吸取营养,又不盲从,秉承怀疑意识。正如古人所说“尽信书,不如无书”。在读书时,我总爱在文中标许多问话,并在旁边批注上见解。如读多尔《后现代主义课程观》中的这句话:“对课程发展来说,生物学是比我们现在所用的机械论更具有启发的模式”。我便批注了这样几句:“类比的思维是有效的,但不是万能的,用机械的非生物、有生命的动植物来类比人的课程学习有一定意义,但意义毕竟有限。因为人毕竟不是一般的生物,他与其他生物有本质区别,即人有精神”。

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源曾经谈到

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源曾经谈到:梅兰芳在香港演出时,每当戏散人尽回到寓所,大家都忙着吃饭休息,他却不声不响地在那里静默沉思,起初我以为他累了,就不去惊动他,后来接连几日晚上都是如此,我心里便纳闷,是不是身体不爽哩?一天晚上我对他说:“兰芳,这一趟完事后,回京好好休息几天。”他睁开眼微笑着说:“你以为我病了吗了?不是的。我有个习惯,演完一场戏以后,必须再默演一次……”谈到这里他诙谐地说:“别人演一次,我要演二次甚至三次。”从此以后,每当他默思过后,我们三五个人的话匣便又打开了,从剧本的结构到唱腔与表演,甚至一个锣鼓牌子的运用。整个一场演出,从头到尾,无所不谈,并且非谈到尽兴不止。从而也得出了加工修改的具体措施,几十年来,只要有演出,这个小小的艺术讨论会从未间断,有时边谈边改,彻夜不眠。

    教学工作也是一样,必须善于课后总结,也可以说是课后备课。有些教师以为讲课是备课的结束,讲完了课就万事大吉。不是的。要想真正提高教学水平,搞好课后备课乃是极为重要的一环。这是由于:课前备课只是教学的准备工作,不等于实际课堂效果。真正反映教学效果的是学生掌握知识的情况如何。教案写的再周全,也不可能完全符合客观实际。教师只有在讲完课以后才会发现教学中存在的问题;学生也只有在学了以后才会发现自己的不足。因为,教师备课备懂,只能是初步的懂;只有讲课讲懂,能使学生听懂,对教材才是真懂。因而很多有经验的教师,在教案中都有后记这一项,根据自己在实践中的体会,结合学生的反映,把成功、失败的经验、教训都记载下来,经过修订教案或改写讲稿,再拿到下一个班去讲授。一课教材在几个班讲,就修改几个教案,从而大大提高了教学水平。课后总结必须和调查研究相结合。其中最宝贵的材料是学生提出的问题和意见。教师应该随时记下这些反映,并不断加以分析研究。不要因为经验与意见零碎、细小而等闲视之。如此日积月累,持之以恒,教学质量就会不断提高。

放飞心灵

              马际娥

  弹去五月的风尘,我们在欢歌笑语中与六月轻轻相拥;翻开本期首页,我们在欢欣鼓舞中与三位好友快乐相聚.瞧,爱心、和谐、诚信正带着温馨的笑靥携手向我们走来,欣然与我们撞个满怀。那么,在这个美丽如花、幸福如歌的季节里,就让我们放飞心灵,与爱心相约,与和谐共处,与诚信牵手!
  感悟爱心,我们捕捉到一幕幕感人的场景:慈善超市里,残障人士的手工艺品成了抢手货;募捐箱前,孩子牵着大人的手投进自己的一份心意;流动献血车里人们挽起袖管,加入义务献血的行列;品味爱心,我们感受到一个个温馨的细节:母亲的爱心饱含在那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的密密麻麻的针线里;夫妻间的爱心体现在出门前一个小小的拥抱里;儿女的爱心体现在记住父母的生日,为父母送上一句真挚的祝福里;汇聚爱心,爱心是那一句温柔的关怀与叮咛,是那一顿香甜可口的饭菜,是那一抹温柔期盼的眼神,是那一声痛惜时的痛斥怒骂;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,老师的循循善诱,同学间的互相安慰……生活的每一个章节,都把“爱”诠释得淋漓尽致,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引起强烈的震撼。为了那份强烈的共鸣, 我们找寻关于爱心的故事,真实地记录爱心发生的过程;为了那份心灵的互动,我们敞天心扉感悟爱心;为了延伸“爱”的责任,我们呼唤爱心,付出爱心,用爱心点燃希望,用行动传播温暖,让爱心在我们的奉献中得到不断地延伸……
  走近和谐,触摸和谐,和谐是美的最高境界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 是自然的和谐;“独对敬亭山,相看两不厌”是人与自然的和谐;“举手长劳劳,二情同依依”是爱情的和谐;政通人和,敬业乐群,是社会的和谐;同学友爱,路人相助,是人际的和谐……和谐是家人的嘘寒问暖,朋友的真诚友爱,邻居的互帮互助,师生间的互敬互爱,陌生人的热心帮助;和谐是一个精彩的瞬间,一个温馨的情景,一个甜蜜的镜头;和谐是一首悦耳动听的音乐,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,一处如诗如画的风景,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一座健康美丽的城市,一个和平进步的社会;和谐是宽容,是理解,是闪烁着光芒的人类文明……人与自然和谐,使我们拥有一个天蓝草绿水清树茂的世界;人与人和谐,使我们拥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天堂。那么,就在我们的日记里,留下和谐的美丽;就在我们的心灵里,品悟和谐的温馨;让我们的思维尽情地驰骋,传播人们对和谐的呼唤与渴望,谱写校园和谐的新乐章!
  牵手诚信,让诚信与我们同行,我们充满自信地走向成功的殿堂。翻开中外文化的史册,诚信的故事俯拾皆是:从《狼来了》、《曾子杀猪》到《木偶奇遇记》;从孔子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,到列宁打碎花瓶勇于承认错误;从手捧空花盆的雄日继承王位到“商鞅立木取信”;从“苏武牧羊”到“一千棵樱桃树”……这些故事无一不告诉我们诚信的可贵!而就在我们身边,一幕幕由“诚信”编织的感人画面,一个个关于诚信的感人故事,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:价值数百万元的产品已被客商运走,企业发现缺陷后又主动召回;下岗自谋生路的出租车司机捡到巨款交回失主手中却不要报酬;家境清贫的彩票销售员受彩民委托替买彩票,意外中奖却毫不犹豫地将彩票交给彩民……选择诚信,拥有诚信,让诚信扎根我们的心灵,诚信之花就会开遍校园的每个角落;从小做起,诚信立学,诚信立行,诚信立身,用诚信创造更美好的人生,人间就会撒满诚信的馨香。那么,就让我们做一个诚信的使者,抒写诚信的故事,编织诚信的童话,吟唱诚信的童谣,畅谈诚信的感想,呼唤诚信的心灵,让我们携起手来,扬起诚信的翅膀,飞向成功!
  听一听老师的教导与指引,读一读同伴给我们讲述的故事,让我们拿起笔来,借这次作文大赛的平台,叙述自己最感人的故事,表露我们最真实的心迹,抒发我们最本真的情意。就让我们放飞心灵,携爱心与诚信一起走进和谐吧!